【角色結構】如何把角色寫好、寫活?

一個角色要具備哪些條件才會好看呢?

我們在討論立體角色時,講到雖然在大原則下,立體角色比平面角色吸引人,但有時平面角色也可以很迷人。這便延伸了一個問題:


那到底平面角色該如何寫好?或更進一步說,如何把每個角色都寫好?

其實一般我們會認為一個角色寫得好,基本上有幾種情況:


1. 這個角色很討喜。
2. 這個角色夠鮮明。
3. 這個角色夠生動。
4. 這個角色夠深刻。


什麼叫討喜?討喜就是惹人愛,容易使人喜歡。

有些角色天生有優勢,在設定上就比較令人同情、同理。這種角色大多身上有缺點,但都是小奸小惡小問題,如迷糊、小氣、太執著、軟弱、愛說謊、說大話等等,這些小毛病其實很常見,也因此特別令人覺得親切。

但這裡有一條界限,如果一個角色做的事沒有「善的自覺」,通常就會變得一個惹人厭的角色。例如一個公主病、EQ低、能力差又什麼都怪別人的角色,就是一種標準惹人厭的角色,我們不但不會同情她,當她得意時,觀眾反而還會不爽。

「善的自覺」裡的這個「善」,並不是傳統價值的是非善惡,而是故事世界觀的善惡。例如黑幫故事、戰爭故事中,殺人這個惡行,可能在世界觀中被認為是英雄,所以沒有「善的自覺」,指的可能是不願上場作戰、問題一堆、要隊友協助擦屁股還覺得理所當然的人。

重點是最後一句「理所當然」,會猶豫殺人對不對的,是有自覺但做不到,理所當然便是毫無自覺。

討喜還有另一種類型,是引人發笑的角色。但這種角色大多身上也帶有缺點(不然不容易做笑果),所以和上面的原則相近。因此一個完美正直的帥哥,和一個傲嬌(愛面子)幼稚的帥哥那個比較討喜?相信是後者。


那什麼叫鮮明?鮮明就是特別、特徵明顯。特別有絕對的與相對的區別,這兩者同時存在,角色就會格外鮮明。

絕對的特別指的是這個角色本身很特殊,有一個明顯的辨識點(記憶點),可能是出身背景或經歷(如《決勝女王》中的女主角),也可能是特殊的狀態(如他沒有舌頭)。

相對的特別是指與劇中其他角色的區別。一個角色沒有舌頭,令我們印象深刻,但如果整部戲大家都沒舌頭(甚至有兩個人沒舌頭),就沒什麼特別了。

角色要鮮明,佈局很重要。不要讓你劇中的角色有重覆的特質,並且大多帶有相反的特質,是佈局的基礎,這樣它們便會彼此襯托,使特徵更明顯。不同的陣營對角色重覆度的接受度較大,但在同一陣營中角色特質重疊,就會彼此吃掉,變得無法分別。


什麼叫生動?生動指的是有獨特的細節。

塑造角色需要動作與對白,如果每個「流氓」都做一樣的事,說類似的話,就不會有生動的感覺。像《天才的禮物》中,小女孩身為天才兒童,不僅僅是數學能力好(較常見),還能和大人談論世界局勢,更有趣的是,她還缺牙。

這些小小的,但相當符合角色特徵的細節,便是一個角色生動的關鍵。如果你塑造角色的手法都是從其他作品抄來的,那角色就容易流於死板。


什麼叫深刻?深刻指的是角色的真實度夠強烈,不只帶我們看見我們平常看得到的部分,還帶我們看到平常看不到的部分。

這個部分便是立體角色獨有的元素,因為往往當深刻性完成時,角色面向就增加了。例如一個職場上的女強人母老虎,在平面角色的狀態下,她可以討喜(個性強勢卻有不得不令人佩服的能力),可以鮮明(在男性商場獨樹一格),可以生動(辦公室內有個鏢靶,她在開會時會一邊盤問部屬,一邊將飛鏢射過部屬的頭,命中紅心),但要做到深刻(不得不展現女強人的無奈、女強人的私生活面),角色就從原本的平面變得立體了。

討喜、鮮明、生動、深刻四個方向,能做到越多,角色就會顯得越好、越活、越受歡迎。下回你要安排角色時,或許可以想想,該增加什麼設計,來增進角色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