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換命法則》看失落的角色塑造

 


如果你是想知道電影好不好看,直奔結論,我沒有很喜歡。



身為一個編劇,在看一部作品的預告片時,都會對於一個題材的發揮抱有想像,而《換命法則》拿了這個「藉由其他身體永生不死」的題材,卻只玩了這樣的遊戲,我覺得是很可惜的。



因為這個題材本身包含了兩個大的議題:「永生的矛盾」與「新身體與舊生活」,但在這部作品的編劇卻選擇用一條規則,把這兩個東西都損毀了:「換身之後,你就徹底告別了原有的生活,原來的你宣告死亡,而你會有新的身份,並且禁止與過去的親友往來。」



而且主角還真的乖乖接受了這個條件。故事發展真的和他的舊生活分割得有夠乾淨,主角只剩一個朋友和一個女兒,還和故事沒有太大關係。



為什麼會說這是一個失敗的決定?因為這樣的決定,會錯過非常重要的角色塑造,而錯過角色塑造,作品就會失色而空洞,這是一部作品很難避免的命運。



一個角色的塑造,來自於他的行為。在故事的開頭,主角霸道的逼人失業、用錢想表達對女兒的關心,這兩個行為把它塑造成一個冷血孤獨的富豪,這是角色的亮相,角色塑造的第一個面。



之後主角就換殻了,開始了他的新生活,以一個神秘富豪的身份活著,卻發現他的新身體是來自於一個擁有家庭的活人,而不只是無意識的身體,於是他決定要保護這個家庭,選擇了被追殺的生活。



為什麼?難道只因為那個小女兒很萌?



雖然在影片中主角說:「這女孩的年紀和我女兒離開我時同年。」但整部影片中我們完全沒看到他與他女兒的深厚情感,單薄的一句話無法支撐一個生死交關的決定。



一個角色性格的轉折與抉擇的理由,最忌諱的便是為了「公平、善良、道德或是大愛」,因為那「不是人類的選擇」。



不要誤會我的話,我不是指人類都是邪惡的,而是角色必須具有一致性,如果在開場時他是一個冷血的富豪,他就必須一直是一個冷血的富豪,如果你希望他是一個表面冷血實際善良的富豪,你必須給觀眾線索,如果你希望富豪隨著時間過去,從冷血變得溫暖而有人性,就必須給觀眾有說服力的過程。



越大的轉折,需要越有力的理由,同樣的越大的付出,必須建立在越強的理由上。



人們選擇的理由百百種,但其實根源只有三個:性格、現實考量、價值觀。而當這三點矛盾時,就必須彼此角力。比如像《換命法則》中,替陌生人賣命很明顯的不符合現實考量,那就必須建立主角在性格和價值觀上的強度(建立是指在劇情中的建立,不是漫長的角色小傳),才會有說服力。但在你將過去切割得乾乾淨淨的當下,性格和價值觀都幾乎失去了建立的空間。



一般我們在看角色塑造,或常聽到的「立體的角色」,都是在看這過程中角色的變化與揭露。當角色亮相完,一直到結局始終是個冷血的富豪,那我們就會說這是一個扁平的角色,扁平不代表不好,就是扁平而已。但如果隨著劇情推進,角色開始在「合理」的引導下,顯現出了第二面第三面甚至第四面,成為一個表面冷血內心善良帶著邪惡幽默感的行動派富豪,那他就成了一個立體的角色。未來有機會小農再專文寫一篇關於角色的文章來更深入談談這個議題。



總之,《換命法則》明明拿了一手好牌(好的題材),卻玩得有點不三不四,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按照道理來說,這個題材只要調動一點設定,其實就會增色不少。



首先是富豪的角色塑造,如果在他換殻之前,可以多一點他表面冷血實際上正義感十足,甚至內心一直期望自己能成為英雄的渴望(當初成為大建商就是為了幫助更多人有地方住,沒想到走到最後卻適應了社會環境而變成冷血富豪之類的),沒想到一心想成為英雄的自己,最後卻連女兒都成了對抗他的人(女兒成了打倒邪惡建商的民運代表)。



換殻後,富豪不只是享受年輕身體的玩樂,同時還開始實現了自己想當英雄的美夢。沒想到就在他覺得自己重生的時刻,赫然發現自己的新身體有一段過去,而且有需要守護的家人。



最開始的時候,體內的意識和主角相互折磨,妻子也痛恨主角,但在發現真相後的一連串大逃殺,甚至連自己原本的女兒都被捲入,主角卡在「自己的爽快生活」與「正義英雄的渴望」之間,他隨時都可以選擇放棄抵抗,回去過他的新生活,就在幾度要放棄的邊緣裡,主角冰冷強硬的偽裝終於破碎,顯露出自己最脆弱的部分,新身體的妻子在過程中受到主角堅持的真誠感動,進而愛上了這個擁有新人格的丈夫。



體內的意識與主角進行了和解,放心的離開人間,但事實上,兩個人的人格其實已經融合(可以透過一些舊人格的習慣動作來表示),一起在新身體中共存共榮。The End。



還沒看過電影的朋友,可以試著對比一下我說的這個大綱和電影原始的樣貌,就會明白為什麼我只做了20%的設定調整,卻發揮了超過80%的加分——因為角色變合理了,過程掙扎更人性了。



或以這個題材做大幅度的改造發揮,其實我腦中有一個更有趣的版本,是讓主角當邪惡的大壞蛋,透過換殻技術去體驗他想體驗的人生,比如他想當搖滾巨星,手下的組織就會去獵殺一個符合條件的歌手,供他換殻使用,就在這個相當於「征服世界」的遊戲讓主角沉浸時,他意外發現他換殻的角色有個秘密身份,而且居然是自己女兒的秘密情人,他這時也才知道,自己的女兒居然私下運作一個要摧毀自己地產帝國的計畫,他該除掉自己的女兒?還是配合?他要丟下這具身體(他再換下一個身份,這具身體就會死亡,但這身體是女兒深愛的人)?還是成為女兒的愛人?



這樣的故事發展又比之前那種單純英雄救贖式的故事線更耐人尋味而且充滿樂趣。



可惜好萊塢不認識我~(被毆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