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如何對抗故事當中的「重覆感」?


除卻短篇幅的不談,針對長篇又不容易完結的故事要如何能掌握節奏,並重複既定公式的運用而不嫌老套?又譬如像本土文化的布袋戲這類的題材是否也能適用呢?
這個問題是好問題,這裡所謂的公式,其實指的是常見的故事結構(詳見故事結構:V、倒V、N、W型結構)以及故事曲線。尤其是常看漫畫的朋友,特別容易熟悉那種一開始好危急,看起來絕對不行了,後來總是千鈞一髮主角爆氣愛與友情與夢想這種解圍模式。


這種逆境>順境>逆境>順境的操作模式在故事剛開始時很有效果,但久了便會漸漸失去力量,成了固定的套路,重覆感越來越明顯,讀者們的興趣自然就會越來越冷卻。

到底該如何在長篇故事中,避免重覆感,使一次又一次的大事件能夠不落俗套呢?


要避免重覆感,我們就必須要學會「變奏」。同樣的模式,在故事開頭最多只能玩兩次,第三個事件走向如果還如同前兩次,重覆感就會變得超級明顯,所以從故事開始的第三個大事件,必須要為變奏做好準備。

如果以漫畫為例,故事中的第一、第二事件通常都是逆境>順境的模式,強敵來襲,主角展現威能,問題解決。這種模式是為了角色的亮相,讓主角的特殊性能夠被彰顯。

反過來說,像《火星異種》、《進擊的巨人》這種以「無敵的反派」為主軸的故事,第一、第二事件幾乎都在發便當,結構以順境>逆境>更大的逆境>僥倖的順境這種模式在推進。

到了第三事件,故事就會開始有所翻轉,翻轉有兩種模式,一種是「複雜化」,一種是「模式轉變」。

複雜化的意思是,原本前兩個事件的模式比較單純,到了第三個事件後,事件整理被拉長,由兩三個或更多小事件組成,使觀眾在以為該結束的地方出現了新轉折,於是產生了變奏。

以《航海王》為例,第一第二事件是魯夫出航和收服索隆,在結構上都是單一事件的模式,事件發生>事件解決,故事都是單島單點完成。

但到了第三個娜美事件時,整體結構就開始複雜化,不但人物增加,而且從反派從巴其一路展開到漁人惡龍,由娜美的反叛串起了整個大事件。

而「模式轉變」指的從原來的逆境>順境模式,進入到逆境>順境>逆境的模式,第三個事件以主角敗退做結。主角的勁敵(或大反派)常在第三個事件登場,以碾壓性的力量擊退主角,展現出他的強大,主角也因此捲入了更大的事件。這個模式也很常見於日劇的電視劇,連續兩集重覆的模式後,在第三集做出變奏。

另一個創造變奏的方式,是擴展故事線。無論漫畫或連續劇,過了前三個事件後,漸漸延伸出了主角群,這時故事可以選擇把視角轉到另一個主要角色身上,去展現這個角色的過往、目標與細節,而隨著角色目標的增加,故事線便會擴展,每個角色各有各的目標,只是前進的方向一致所以暫時同行,接下來便會展開不同路線的故事。分頭行動也是相同的概念,原本總是同進同出的主角群,會在事件中被賦予不同的目標,事件便會因多條故事線而變得豐富。

多條故事線的好處是,順境和逆境之間開始可以出現不同的搭配,ABC共同遇上逆境,AC解圍(順境),同一時間B卻失敗了(更大的逆境),AC面對解救B的危機(順境轉逆境),AC中了陷阱(更大的逆境),同時間B卻抓住時機突圍(順境),ABC合力脫險。多條故事線的混合,可以幫助結構變得更有彈性和變化,也使觀眾無法摸清接下來到底是會往哪個方向走,因此保留住觀眾的興趣。

過了第三事件後,後續的發展因為這個變奏開始充滿彈性,但故事曲線的原則是相同的,仍然應該要有順逆境的交替,只是因為故事線的擴展,使整體有不一樣的操作空間。

因此,所謂的做好準備,便是在故事懸念還沒終結之前,預先擴展故事線,加入新人物以更大的世界觀。

以上是從故事結構上創造變奏,我們也可以從角色的目標上與成長上創造變奏,這種模式本身會改變故事組成,為故事創造新局。這個是《獵人》的拿手好戲,故事開始時為了找爸爸,大家搶著當獵人,拿到獵人執照,故事線擴展後,出現新的目標和任務,加入了「念」的元素,接下來又加入了「遊戲」、「嵌合蟻」、「新世界」……每一次的目標轉變,都使整個故事產生了質的變化。

當然我們不一定要像《獵人》玩這麼大(你在電視劇這樣玩根本是玩觀眾啊XD),但階段性任務的完成,戰場的擴大,其實也會產生不同的故事走向。如《法庭女王》第一季,女主角試圖重回職場,牢裡經驗豐富的丈夫是她的導師與助力,但到了第二季,丈夫假釋出獄,女主角卻和公司主管舊情復燃,丈夫轉而成為亦敵亦友的存在,再後來丈夫官復原職,身為律師的女主角與身為州檢察官的丈夫,瞬間成了立場相反的敵人。故事推展到最後,女主角被迫創業、甚至參選,故事也從最當初單純的法庭劇,轉變成政治劇。

目標與成長創造的變奏,重點在於「角色關係的洗牌」,原本是朋友的成了敵人,是敵人的成了朋友,害怕的變成合作夥伴,唯一能依靠的遠走他鄉。角色結構的變化,也就帶動了故事結構的變化,因此創造出了全新的故事與可能性,擺脫舊有的模式。

故事會陷入重覆感的冏境,大多是因為作者被角色、同時也被觀眾綁架了。如《霹靂布袋戲》中,素還真、一頁書、葉小釵、狂刀、莫召奴等等人氣極高的角色,他們不得不在故事中登場,但登場時能扮演的角色卻很受限,他們不能死、不能黑化、不能弱化、又不能被邊緣化,不管怎麼處理,都會受到粉絲們的撻伐,所以只能一再一再的拋出各式各樣不同的反派,又以越來越相似的方式一一被解決,於是故事就陷入了僵局。

所以避免重覆感的方式還有兩個,一個是大膽破局,一個是見好就收。大膽破局就是為了故事而承擔風險,面對粉絲的不滿,創造新的局面,使故事重新活過來。見好就收是指當整個故事已經不容許再有更多擴充時,給故事一個理想的收尾。

例如《新世紀福爾摩斯》,在體質上就不是一個能夠發展成長篇的故事,創作團隊也不貪心,因此留下了神話。《絕命毒師》來到第五季,主角夾在販毒與家庭之間的矛盾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再開新局,勢必變成另一個故事,創作團隊最後的收尾,算是恰如其份。能選擇故事要如何完結,對作者來說,其實是一種幸福。

但如果因為商業的考量,不得不延續故事,又不能發展新局。那就是任由重覆感使故事自然凋亡。但這就是商業的部分了,因為凋亡的故事不見得無法持續,超大長篇的好處,是新加入的觀眾群,不見得會回到第一集開始追,因此只要不管過去,持續服務新觀眾群,也是有機會維持高人氣。但像我做為老布袋戲,當年追到天魔已經是我的極限了,我便毅然選擇不再繼續。《死神》如果能在屍魂界便收尾,可能整體更理想。《航海王》發展至今,頗有疲態,但做為長久的粉絲,衷心期待它能走往更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