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看電影】如何寫出《一屍到底》這樣高明的劇本(有雷)



推完了《人肉搜索》,今天要來聊聊《一屍到底》。我必須事先澄清一下,我沒有說《一屍到底》不神,我只是說我覺得《人肉搜索》比較神,這是兩神相爭之下必有勝負的結果,請不要像支持政黨那樣戰我XD

為了能夠細節解說,並且聊聊「如何寫出《一屍到底》這樣的劇本」,所以這篇文章會爆雷。還沒有看過又不想受影響的人,請儘快逃生,並且前往電影院享受這部作品,因為它真的很好看,而且我一點都不覺得江湖謠言所說「前37分鐘很無聊」是真的。我覺得前37分鐘其實很好看,而且這部片最強也最難寫的地方,其實是這前37分鐘,請帶著幽默感與放鬆的心情觀賞,我個人非常喜歡。這真的是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全片完全沒有一個多餘的部分,技巧之高明,令人不得不佩服。

好了,該逃生的應該逃光了,我們來聊劇本吧!

會說不「神」的原因,是因為《一屍到底》其實在結構上,是非常經典的喜劇結構。在我記憶所及,1992年的《大人別出聲》(有電影也有舞台劇版,網上找得到),就是相似的結構。這種喜劇結構的基本形,就是給你一個「正常的版本」,再給你一個「亂了套的版本」。這種手法在電影中其實很常見,雖然不是整部戲的規模,但邏輯是一樣的。例如在《不可能的任務5:失控國度》中就有這麼一段,阿湯哥說明了整個侵入的流程、步驟(正常的版本),結果實際進行時,班吉出包了,但阿湯哥人在現場,不得不進行下去(亂了套的版本)。所以只要能夠把握住這個原則,你其實可以很快的掌握我們如何寫出《一屍到底》這種結構的作品。

首先,你要先創造一個「非進行下去不可的情境」。因為如果這件事可以中斷、從來、下次再說,那麼「亂了套的版本」就不可能繼續走下去。「超級尷尬卻不得不繼續」的情境,是這個喜劇結構的必要條件。所以阿湯哥深入敵陣,不得中斷;《大人別出聲》,The show must go on,戲開演了觀眾都在看,不得中斷;《一屍到底》直播中,不得中斷。這種情境其實不少,婚禮、發表會、特務執行任務中、從一萬兩千英呎一躍而下的跳傘降落過程中……配合適當的角色目標和性格設定,就算可能中斷也無法中斷(如《一屍到底》中其實導播組有打算中斷,但最後都被阻止)。

再來,最難的部分,寫出「正常的版本」與「亂了套的版本」。這部分是《一屍到底》最強的部分,因為它不同於其他喜劇,多數走這種結構的喜劇,「正常的版本」都不夠完整,因為這個部分其實只是為了服務「亂了套的版本」能提供夠多笑點即可。事實上,我在大學時代就寫過這種結構的戲,是一部叫為《註生娘娘》的舞台劇,故事講述一個名叫註生娘娘的殺手,藏身在某個劇團內,偏偏這個團是個天團,團員每個問題一大堆,還有一個追查殺手的警探也混在裡面,於是排戲的過程中,荒腔走板,趣味橫生。那部劇中劇如果「順利演完」到底是什麼劇情,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我只是為了搞笑,把很多常見的情境組裝在一起而已。《大人別出聲》也是走舞台劇被打亂的路線,它的原始完整劇情也不明,也是配合著笑點組裝起來的。《一屍到底》也是如此,「原本的劇情」到底是怎樣?其實沒有人知道。大家看到的AB兩版,其實是「亂了套卻看似正常的版本」以及「這個版本背後的真相」。這是《一屍到底》最特殊的部分——它有三層( 正常、亂了套卻看起來正常、亂了套的真相),這是它最創新且獨特之處,利用「回溯」,把原本只能做兩層的結構,硬是增加了一層,所以在寫作上難度也就更高了。

為了解決這個難關,請把握我們常提到的編劇原則,「倒著寫」與「劇本是改出來的」。我會建議先寫「亂了套但看似正常的版本」,而且你可以先「認真」的寫完這個部分。等寫完了,再試著「插入狀況」,尋找可以安排笑點的位置,去做「亂了套的真相」。這個部分勢必會需要你回頭去修改那個「看似正常的版本」,所以你就必須在這兩者之間來回協調,直到兩者都成立為止。最後「正常的版本」其實不用太在意,請從「看似正常的版本」中,挑適合的片段使用即可。

《一屍到底》對我而言最出色的,便是這「看似正常的版本」(也就是前37分鐘),不僅僅只是「正常」而已,它還滿好看的。它充分利用了殭屍片中許多瘋狂的、不合理的元素,創造出了有趣的點。例如:殭屍超弱。因為傳統殭屍片的殭屍都是「無法抵抗」的,只要你被抓到,就是死,但還記得影片中間有一段鏡頭倒在地上,女主角和殭屍纏鬥超久的段落嗎?我覺得這個點超幽默,因為女主角不只一次被殭屍抓住,但她卻可以一腳把它踢開,然後又被抓住,又被踢開……我都忍不住同情殭屍了XD(而且很妙的地方是,那個殭屍還是個宅男扮相的殭屍,編劇實在有夠壞的XD)。這37分鐘之中,有非常多這種幽默之處,讓我非常享受。

到了這裡,基本上頭過身也過。每個角色原本的人物性格、設定,就依照「亂了套的真相」去添加就好。事實上,你應該會在寫「真相版」時,就決定出一些古古怪怪的角色安排。在這裡,就是《一屍到底》第二個出色之處,它設計了一個極簡卻清晰的角色歷程,而且極度吻合整個作品想傳達的意旨,諷刺又不說教。

我必須稍微倒退一點,談一下雖然結構上只要利用「非進行下去不可的情境」、「正常版本」和「亂了套版本」,就可以寫出各種這種形式的喜劇,而且只要設計得宜,應該都可以不錯笑,但關鍵在於,戲劇不是只有引人發笑而已。你所選的情境,以及亂了套的版本之間,必須拋出某個真相,才會使作品從「好笑」上升到「好作品」。這一點,我的《註生娘娘》其實就只是荒謬好笑而已,它不像《大人別出聲》嘲諷了劇場界的亂象,也不像《一屍到底》講出了拍片人在「商品」與「作品」之間不斷妥協的掙扎、無奈與辛酸。這是在運用一個外在的喜劇結構時,必須要去思考的作品內在核心。《一屍到底》之所以選擇「一鏡到底」這個「非進行下去不可的情境」,是因為它要諷刺的對象,就是影視圈。所以從這個角度去看,你到底該選什麼題材來玩這個結構呢?其實和你想談的議題有關。例如,如果你選的是「婚禮」,那你的主旨勢必要去處理婚姻、家庭等等議題,才不會純粹為了逗笑而逗笑。

談回《一屍到底》的角色歷程,編劇設計了妥協的父親與不妥協的女兒,先讓我們看到不妥協的女兒如何的與工作格格不入,而妥協的父親如何以妥協而出名。但這部作品最後能完成的關鍵是什麼?洽好是女兒的不妥協,使父親放棄了妥協,願意重新再堅持一次。這整個角色歷程,處理得非常精簡,而且完全與高潮戲合而為一,我完全可以想像當時編劇的苦惱:我怎麼在最後的高潮,同時替「看似正常」的版本收尾,又替整部片收尾,又能完成角色歷程呢?於是疊羅漢的眾人合力出現了,於是疊羅漢的兒時記憶出現了,於是女兒高高舉著攝影機的鏡頭出現了,於是畫在地上的血咒出現了,渾然天成。而勾起回憶的照片為什麼出現在現場?因為事先導演看到另一個演員秀照片的行為,他也替自己安了一個,不露痕跡的鋪陳,沒有任何一個部分多餘。

這是一個編劇反反覆覆修改作品後的成果啊。希望這一點簡單的解析,能夠破除許多人「這個作品概念很屌」的誤解,屌的從來就不是概念,而是將概念執行的如此出色的技藝與努力。